战疫·绸缪稳增长|跨界社交团购 小微创业者“

带有集聚效应的社交拼购,让不少中小微企业实现了灵活复工,更成为电商平台帮企业消化滞销产品的利器。何涛经营着一家旅游公司,疫情期间,公司原有青年结伴旅行和团建业务骤然减少,眼看复工期在本领域不宜启动,何涛跨界“盯”上了社交零售,带动员工尝试灵活就业,找到了新的收入来源。

商品滞销、消费需求改变……零售业连锁反应之下,这些对接了生产端与消费端的社交团购,则早已加入疏通产业链流通“堰塞湖”的大军中,去满足疫情后期爆发式消费需求。

灵活就业

创业6年,何涛正面临巨大的挑战。受疫情影响,年前公司超过20万元的春节长线游订单全部退单,年后“团建”业务停摆,无法在老本行“开单”,何涛思索着跳出舒适圈,进军从未涉足过的社交零售。

从2月开始,何涛尝试依托品牌特卖平台贝仓,在自己的社交圈进行货品销售。“刚开始自己也不太懂,每天都是官方推什么我就卖什么,素材和文案都是平台制作好的,我就在朋友圈和群里发一发。”何涛说。

像何涛这样跨界到零售领域的新手,多少都有些困惑,对平台的依赖性更强。“公司会首先通过大数据初步遴选一些商品,然后再结合各个社群的销售数据和实际需求,进行精准推送。让数据和技术帮助刚入门的’小白’迅速成长。”贝仓总经理姜莹莹介绍道。有了平台的数据支持,何涛逐渐就入门了:“试水第一天我就卖了4500元的货,自己也很意外。“

慢慢地,何涛摸索出了一些“门路”。“在适合的群里卖货效果更好,例如所在小区的团购群里,需求更为集中,又一次一天卖出了70多箱饼。”何涛介绍到。自己摸索出了一些门路后,何涛开始带着员工和身边的朋友一起做。“我看到想做的员工和朋友多了,就拉了群,也建立了自己的社群。”何涛表示。

复制经验

建立社群后,何涛便将他管理公司的经验搬到了线上。如结合社群成员的不同需求和优势,何涛进行了分工,并安排了值班表。值班的社群成员负责搜集大家卖货过程中积累的经验和遇到的问题,经验就大家一起分享,有问题就共同想办法解决,“社群内部解决不了的,就找平台沟通解决。“何涛说。

短短一个月,整个社群的销售额就接近50万元,何涛个人的收入也超过了4万元。

事实上,不仅是何涛,在本职工作和收入受疫情影响严重的情况下,灵活就业成为许多人的选择。从“共享员工”到在线兼职、云客服,再到美团新增20万个灵活就业岗位的“春归计划”,疫情持续期间,灵活就业成为“稳就业”的重要途径之一。

相关推荐
新闻聚焦
猜你喜欢
热门推荐
返回列表
Ctrl+D 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,全面了解最新资讯,方便快捷。